学生风采

蔡为屹

发布时间:2018-06-25    阅读次数:271

蔡为屹

杭高2011届

 

简历:

 

2011-2015 圣约瑟夫大学(Saint Joseph’s University)传播学和艺术史双专业
             最优等荣誉(Summa Cum Laude)毕业

 

2015.6-8 美国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视觉新闻实习,在设计部(design)与图像新闻部(graphics)两个部门分别工作

 

2015.8 - 2016.6 任华盛顿邮报设计师及图表编辑

 

2016.11至今 路透社(Reuters)图表与数据可视化编辑,负责数据新闻、互动新闻设计

 

奖项:

参与了2018路透社获得普利策奖的菲律宾杜特尔特的反毒战争专题的视觉设计

2018数据新闻奖(Data Journalism Awards)年度最佳数据可视化(5月31日正式揭晓)

2018第26届Malofiej国际信息图表奖专题类金奖、铜奖及人权类最佳项目大奖

2017第25届Malofiej国际信息图表奖社交图表类铜奖

2017-18第38,39届国际新闻媒体视觉设计协会(SND)最佳数媒设计奖优秀奖多个

2016第37届国际新闻媒体视觉设计协会(SND)最佳数媒设计奖银奖

2016第37界国际新闻媒体视觉设计协会(SND)最佳新闻设计奖优秀奖

2015英国凯度“信息之美”大赛(Kantar Information is Beautiful Awards)小型可视化类银奖

 

屋顶的天空是我们的,放学后夕阳也都会是我们的,不会再让步更多了……”

 

2008,五月天发行了《后青春期的诗》,那一年的我刚踏入前青春期不久,踩着分数线来到了想望已久的杭高。2018,五月天开启了人生无限公司,而我慢慢步入后青春期,在离杭高千里之外的地方做着十年前的自己无法预料到的事情。

 

十年后回头看,依然记得当时过渡期的迷茫与失利,依然记得在考卷教室跑道篮球场之间的矛盾,但在记忆里沉淀下来的,不再是分数与排名,而是“那一年天空很高,风很清澈,从头到脚趾都快乐”的感觉。数理化考过不及格的我没有本钱吹嘘学习成绩与方法,没有经历过高考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我也没有资格谈论寒窗与苦读,但杭高在我心中根植下了“眼界”二字,它们就像五月天的歌声一样,一直陪伴我走到了今天。而我要感谢杭高的,正是她带我走出了时间、书本以及地域的局限,让我看到了我头顶的这片天空,可以很高很远很大。

 

来到的杭高的第一课,便是校史。时间久了,校史似乎变成了老生常谈的内容,但能与鲁迅、徐志摩、郁达夫等以及51位院士的名字有所关联,把杭高人的眼界从三年延伸到了百年,从“我能上哪所大学”延伸到了“我能做怎样的人”。文化与历史的积淀难以名状无法度量,它既没有变成成绩单上的分数,也没有变成通讯录里的号码,但所谓“内涵”与“气质”便是在潜移默化中形成的吧。它或许变成了书架上纷繁的书籍,又或许变成了一张张博物馆的票根。在过去这几年里,我有幸走过了世界各地不少城市,发现一座有历史的城市和一座没有文化积淀的城市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是不一样的,就像杭高人在贡院三年的熏陶后也有带有一种不一样的气息。我无法言明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种“不一样”,但我知道不论你学文学理,它都是你一生受用的。

 1529917391892866hp4A.jpg

培养一个有气质的学生要比培养一个可以考满分的学生难得多却又重要得多,而杭高从未忘记也希望她永远不要忘记一个学生不应该只被埋在考卷之下。在初中时我曾是学校的活跃分子,任学生会主席等各种职务,但从普通公办初中来到高手云集的重点高中,我一下子感觉似乎有些脱节,觉得自己需要在书本上花更多时间而忘记了书本之外的追求。一段挣扎后我终于没有抵住“诱惑”,加入了学生会。通过学生会,策划红五月,筹备成人礼,组织竞选,让我认识了各个年级很多有意思的同学,也在学生会办公室的进进出出里找到了自己的在校园里位置,更使我下定决心在大学里要积极参加各种社团活动。正是通过在大学参与学校校报的工作,我发现了我对视觉传达的兴趣并带我走向了数据新闻的道路。

 

而若没有杭高第一次把我带出生我养我的杭州,也许我不会找到足够的勇气前往异国读大学。高二的时候有幸参加了杭高和波士顿多佛舒博尔学校的交换活动,17岁的我跟着杭高的老师和同学第一次踏出了国门。在对方学校我看到了完全不一样的教育方法,在物理课上学生动手做吉他,在课后投身各自选择的体育活动,而在学校之外的旅行更加深了我对远方的向往:在波士顿我看到了历史和现代的完美结合,在纽约我看到了混凝土铸成的美国梦,在旧金山我看到了阳光海水与蓝天的完美融合……我把我看到的想到的一一记录下来编辑成了我的第一份出版物,现在想起来视觉传达的种子早就在我心里种下。

 

所谓人生,便取决于遇见谁……”

 

因为有师大附中,阿信遇见了怪兽遇见了石头遇见了玛莎,才有了今天的五月天。而我的故事也因为遇见了杭高而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因为杭高,我看到了也许我成不了文化的先驱但我可以仰起头朝着他们的方向前进;因为杭高,我看到了也许我不是凤毛麟角上不了北大清华但我依然可以在别处找到成功;因为杭高,我看到了也许我踏不遍世界的每个角落但我可以跨出自己的安乐窝去四处闯荡……

152991742913791695A7.jpg


附件下载
    

上一篇:陈淙

下一篇:沈熳婷

返回